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

上海新建10个医疗急救分站目标有望提前完成

上海市嘉定区医疗急救中心江桥北急救分站近日建成启用,这标志着上海市计划在今年新建10个医疗急救分站的工作目标提前完成。


据了解,“十三五”期间,上海连续4年落实“新建急救分站”市政府实事项目,已建成急救分站175个,急救站点平均服务半径为3.4公里,急救车辆配置达到每3万人1辆,急救平均反应时间缩短至13分钟,全市院前急救网络不断完善。新近投入使用的江桥北急救分站,是嘉定区建成的第13个急救分站。该分站配4组12名工作人员,同时配备高性能底盘救护车2辆及相关急救设施;投入使用后,江桥地区的急救站点平均服务半径从3.69公里缩短至2.61公里。


明年,上海还将新建若干个急救分站,以进一步缩短急救反应时间。


太原急救人员讲述急救故事:不放弃在一起


“急救人员最头疼的就是处理呕吐物,但这也是许多患者常有的症状。”太原市120急救中心西站的李晓峰讲述。12日,山西省太原市急救中心举办“时代新人”第二季讲述活动,来自急救一线的医师、护士、驾驶员、调度员以及行政人员共计23名选手参赛。


在一次急救中,一位家住6楼的七旬老人腹痛呕吐,全身乏力,家中只有老伴一人,抬担架人手不够,评估患者病情后,李晓峰背起老人就走。下楼途中,患者再次呕吐,呕吐物喷了他一身,患者老伴内疚地给李晓峰擦拭衣服。


李晓峰说:“我没事,赶紧送老人去医院吧。”到达医院时,患者的儿女已等候在急诊室门口,看到满身污物、满头大汗的李晓峰,都被他的敬业精神感动,事后硬要塞给李晓峰200元钱表示感谢,被婉言谢绝。


赵丽是急救中心十二局站的护士,急救工作不被理解也是常遇到的状况。她回忆,有一次接到总调度指令,太原某小区一女性患者腹痛,医生检查后告知家属患者病情危重,可能是宫外孕。


“家属可能一时接受不了,情绪失控,说‘你们这是什么急救水平’,一路骂骂咧咧,脏话不堪入耳,好不容易把患者送上急救车,这位家属一会儿问医生怎么不给用药,一会儿责备护士给患者吸氧是为了多收钱。”赵丽说,结束救援的返站途中还一直担心会被投诉,没想到过了几天,家属送来锦旗,“他说患者的确是宫外孕,出血量已经达到1500毫升,幸亏送医及时,他对自己当时的态度表示歉意”。


比起一线的急救人员,常被外界误以为“只是接个电话”的调度员贾飞飞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,“对于病人微弱的呼救信息,我的态度永远是不放弃,在一起”。


作为第一个接触求救信息的人,调度员不知道电话另一端的情况,有时是哮喘病人因气紧无法说话,有时报警人在高速上出了车祸,紧张到不知道地址,有时是家长因小孩抽搐情绪失控无法交流。在这种情况下,调度员必须想方设法引导求助者说出有效信息,或者与高速交警沟通,或者指导在场人员实施急救直到出诊人员赶到。


当日的参赛选手有即将退休的急救人,也有朝气蓬勃的“90后”。据悉,讲述活动的前三名将作为太原市急救中心代表参加卫计系统“时代新人”讲述比赛。


关于急救:


急救(First-aid)即紧急救治,是指在急病或意外发生时,在医生与护理人员到达前为生病或受伤的人,进行初步的救援及护理。


野外急救


首先,应确定救援者及伤患均无进一步的危险,并尽可能在不移动伤患的情形下施以急救。镇定自己,迅速检查伤患,评估并决定急救的优先顺序。


如有大量出血,应立刻止血。


若呼吸停止时,应施行人工呼吸。若发生心跳停止的情形,应立即展开心肺复苏术。处理休克,垫高下肢与保暖。


其次,尽快将患者移到避风处,如帐篷或天然的避风处,以防止伤害加重。在安置病患时,应采取正确的姿势。


头及胸部受伤,若为横伤,可采取仰卧曲膝的姿势,若为直伤,则应采取仰卧平躺的姿势。对于意识不清,但呼吸正常者,可采取复更姿势。休克患者,应令其平躺,并垫高下肢20~30公分。


对于意识不清、疑有内伤、头部严重受损、腹部贯穿等可能需要全身麻醉的伤者,不可给予食物或饮料,并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以最安全的方法送医处理。由于山区送医较困难,因此在途中应严密观察伤者的变化,随时安慰、鼓励伤者,以减轻其恐惧及焦虑。若下山的路途较远或不方便移动伤者,可派两人先行下山求援,或以无线对讲机向外求救。求援时应详细说明求援的地点(最好有明显的目标),伤患的状况,已做的急救处理,使救援工作能发挥积极的效果。